梦游的兔子

简称梦兔或者兔子就好啦!

杂食党,真的什么都吃哦,但是产的粮不一定杂食就对了【。

文画都很渣,很渣,很渣,重要的说三遍

坑多且爬墙很快,谨慎关注

我超凶的,真的

文画不定时更新,学生党也是很忙的,大家见谅

总之多多指教

ps:除非有必要事情,要不然请勿评论,我很感谢你们的小蓝手,小红心

【中敦】标题没想好

现在,20:39, 私设如山,是联文,架空设定,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玩意儿
艾特一下人就跑好了 @墨色どっこ゜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中原先生出去过一段时间,很长的一段时间,似乎有四五个星期的样子,我不是很记得了,但是最后中原先生还是回来了」

敦像往常一样,坐在自己的写字桌前写着日记,中也则面无表情的靠在旁边的墙上,静静的等待着他。

「虽然,他回来后,稍微变的……有点奇怪了」

1.

敦和中也在一起生活了有一段时间了,中也一直照顾着敦的生活,而敦也一直陪伴着中也。

至于详细的生活了多长时间,这个问谁都不清楚,似乎很久又似乎也没有很久的感觉,但是这不重要就是了。

敦合起来了日记本,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日记本塞进写字桌的抽屉里。

“中原先生,该走喽”

敦拉了拉一旁中也的衣角,提醒他不要再发呆了。

今天要去镇上采购一些东西,写完日记的时候,敦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,如果不加快速度的话,大概就要走夜路了。

「不要走夜路」

这是写在日记本上的东西,同时也是敦记在心里的不可冒犯的规则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”

中也没有说话,微微抬头看了看敦,然后摇晃着站直身子,顺势也拉起敦的手,等待着敦带他去镇上。

敦没有反抗,也没有觉得奇怪,因为自从中也从外面回来后,相处方式也就差不多变成了这样。

「怎么奇怪呢?中原先生似乎不会说话了」

敦默默拉着中也的手,穿过自家长长的走廊和门厅后,朝大门走去。

没必要聊天,因为就算敦有意识无意识的说着最近的事情,中也也不会有任何反应。

「唔,也许是嗓子不太好受吧,不过有时候,中原先生的反应还很是奇怪呢」

比如突然消失在墙的阴影里,或是从一个门进去从另一个门出来,再或者是突然站到天花板上把吊灯拆下来……

总之都是一些没什么意义也毫无逻辑的事情,敦每次都不得不无奈的处理掉中也惹出的各种麻烦,但是就算指责,中也也始终是不为所动的盯着敦,直到敦被盯的不好意思的抚着脑袋跑开。

「对了,中原先生身上出现了奇怪的符号哦,鲜红色的,很有规律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」

中也回来以后几乎散失了所有的生活技能,基本什么都要靠敦帮忙,这也是为什么就算出门敦也要拉着中也的手的原因。

会走丢,会惹麻烦,就像小孩一样,年龄比敦大的小孩。

2.

小镇离敦住的地方隔着一片森林,一片“普普通通”的森林,就是有点太安静了。

树木都是郁郁葱葱的,但是却听不到鸟叫,看不到路过的松鼠,甚至小溪里都捞不到一条鱼。

也许应该说是一片安静的过头的森林。

敦观察着四周的走在前面,金黄色的步道边上又被涂了一层纯白色的粉末,前久在路边用手捧水浇过的花也渐渐开了,不远处的树似乎又结了不能吃的果儿……

“快到了哦,中原先生”

敦拉着中也的手,头也不回的说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人刚刚狠狠向步道外的某个方向瞪了一眼。

3.

小镇上的人依旧不多,这里的人们似乎都不喜欢外出,除了闹腾的小孩子,大人们总是会常年呆在家里。

不过这并不影响几条商业街的繁华,敦需要采购的东西也就是在其中的一条商业街上。

“给,这几天的面包”

面包师一脸慈祥的将一袋打包好的面包递给敦,语气温和。

因为敦的家离小镇很远,所以每次都要打包很多东西回家,小小身材接过面包的时也微微晃了一下。

“喔,谢谢,面包师先生”

敦接过面包后,向前倾了倾身子表示谢意,在看到面包师点头回礼后,他转身跑向不远处等待自己的中也。

也就是在转身的一瞬间,面包师刚刚和平的脸瞬间变得有些惊恐,排在敦后面的一位女士也惊吓的缩到了一边,一句话也不敢说的样子。

“你看到那家伙了吗?”

面包师望着一旁战战兢兢的发抖的女士。

“他,瞪了,我们一眼”

女士的声音也在颤抖着,非常惊恐。

“那孩子,养的怪物,瞪了,我,一眼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的,现在是晚上2:16,在我睡着手机砸脸把自己砸死之前,我要写遗书【什么?!
不要管括号后可笑的精分,那是我失眠后出现的幻觉【WTF?!
原本想着黑童话的,爱丽丝、小红帽的设定都写了一段,但是都不理想,就开架空设定了【你是在坑害墨さん你知道吗?
这文活生生被我写了四个小时,但是这莫名其妙的标题加迷一般的内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改了【所以你写前不是说末日生存的吗?
括号后的人你可以闭嘴了【。。。

评论

热度(12)